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关于上门女婿的小说排行_这种场合下举重若轻般跟自己平等对话 他以为他自己是谁呢

2020-06-30   编辑:
  • 花都赘婿 花都赘婿

    上门女婿守则一:妻为夫纲,妻子说啥就是啥。上门女婿守则二:少说多做,不说闲话。上门女婿守则三:严于律己,恪守本分,不做让岳丈家丢人的事情。上门女婿守则四:……军旅生涯十年,一朝从地狱归来,却是成了上门女婿。面对这个社会评价普遍不高的身份。沈炼表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想那么多干啥? 

    貌似纯洁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赘婿
    立即阅读

《花都赘婿》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炼的小说叫《花都赘婿》,是作者貌似纯洁倾心创作的一本赘婿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门女婿守则一:妻为夫纲,妻子说啥就是啥。上门女婿守则二:少说多做,不说闲话。上门女婿守则三:严于律己,恪守本分,不做让岳丈家丢人的事情。上门女婿守则四:……军旅生涯十年,一朝从地狱归来,却是成了上门女婿。面对这个社会评价普遍不高的身份。沈炼表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想那么多干啥? 

《花都赘婿》 第二章 大小酒杯 免费试读

大富豪酒店虽然是自家堂兄的产业,但沈炼却是正儿八经的第一次来这里。金碧辉煌有余,服务员恭谨有加,但总归是缺少了一些底蕴,给人一种来此都是暴发户的感觉。

再说柳青玉,其实跟沈炼接触不多,尤其是环着对方手臂装作亲密无间的样子更是第一次。

沈炼当然察觉了便宜老婆的小动作,嘴角莫名勾了起来。每日里在他面前高高在上虽不至于惹恼了他,但抽时间做点小动作恶心恶心这个女人他还是乐意的。

柳青玉瞧见了对方眼中那抹意味深长,当下就收敛了笑容松开了沈炼。前一秒亲密,后一秒路人。这种情况直到两人一起快来到这次宴会包房门口的时候才有所转变,柳青玉也是重新挽住了沈炼的手,脸上笑容比之前还要灿烂许多。

门口的服务员不等两人来到,已经躬身打开了包房的门。今天顶层被包了下来,来这一层的毫无疑问全部都是要进这个包房的。

门外清净,灯光柔和黯淡。门内却是两个世界一般,灯光炽白纤毫毕现。入目最显眼的莫过于包房内那张如同会议桌般气派的餐桌,跟坐在桌前,正对着门口的那个头发黑白相间,年约六旬的老人。

老人身材略有发福,方脸虎目,不怒而威,一身略老气的中山装更是将他气质衬的有些古板严肃,正是沈炼的岳父柳金桥。

而他下首处此时也已经坐满了人。大伯柳金隅,二伯柳金海,沈炼烦不胜烦的便宜姑妈柳金蓉。再下是一些跟沈炼同辈之人,小舅子柳璨,小姨子柳青蝉。堂兄柳重锋……总之但凡柳家二代人物满十六岁的全部到齐,看架势不像是吃饭,倒像是开家族大会一样。

见到沈炼二人进来,除了几个长辈外,倒是都客气亲热的招呼柳青玉,但对于沈炼,众人则是心有灵犀一般都未察觉,不过沈炼也并不在意这个,面色依旧平静。

“青玉,你二人可是最后一个到的,让大家等了这么久,是不是得意思一下。”

刚刚落座,就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柳青玉在一众小辈之间排行老二,能直接称呼他姓名的除了柳家四老外也就柳重锋一人,而能用这种略调侃的语气跟柳青玉说话者,自然是柳重锋。

酒桌上一直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迟到者一向都会被人开玩笑罚酒之类的,但这只是家宴,更何况宴会尚未开始,柳重锋这么说很不合适。

他话音刚落,席间稍静了片刻,略有些诡异。

不过这时,柳金蓉却是忽然装作不高兴的看着柳重锋,道:“重锋,青玉一个女孩子你想罚什么?我可不准她沾酒。”

这话有水平,无形中已经符合柳重锋的话认为该罚,且点明了罚酒,但这酒柳青玉因为是女人的缘故不能喝。这还能有什么意思,无非就是男人代劳呗,谁代劳?当然是身为老公的沈炼。

“姑妈,二姐不能喝不是还有二姐夫嘛,我听说当过兵的男人都血性的紧,肯定能喝。”

“对啊二姐夫,这酒你可必须喝!”

“小六,帮二姐夫倒酒!”

如果说柳重锋的话让气氛陷入了尴尬,柳金蓉的话则像一颗石子丢进湖中,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柳金蓉是谁?那可是席间所有小辈人的亲姑妈,而且她一个人在国外多年,独自创下一份不容小觑的基业。不单单让人敬重,在柳家明争暗斗的今天是一个任何柳家人都想亲近拉拢的对象。

“姐夫,我帮你倒酒,这杯子还没用过!”那个叫小六的年轻人这时已经提着一瓶白酒走了过来,不知从哪找来的一个接近四两容量的杯子,直接就倒满了。

所有人都看着沈炼跟他眼前的酒,除了催促沈炼喝酒外再也没有任何人说话。

柳青玉皱了皱眉,但却并未说什么。

不过平时跟他不对付的柳青蝉和柳璨姐弟二人却出奇有些同仇敌忾了起来,自己姐夫当然只能自己欺负,别人欺负岂不是打脸一样,柳璨更是在倒酒的小六还有柳重锋脸上狠狠扫了两眼,阴阳怪气道:“姑妈说罚那肯定要罚,但我们家又不止一个男人,我替我姐喝了!”言下之意却是说柳重锋还没资格让人喝酒,他柳璨喝酒是听姑妈的话,说着就去端沈炼身边的酒杯。

沈炼没想到平时对他恶言恶语的柳璨竟然会替他挡酒,眼见他就要抓到杯子,沈炼先一步握住酒杯挪了挪地方,轻巧站了起来。

酒他平时是不喝的,挺讨厌那种味道,但有时候也要喝,比如眼前。

懒得看小舅子诧异的眼神,也不说话,端起酒一饮而尽,喝水一般。只有离他近的柳青蝉跟柳青玉姐妹发现沈炼脸上一闪而逝的异样。

“啪啪啪,痛快!六儿,再倒一杯,好事成双。”

沈炼杯子刚刚放下,柳重锋恰到好处的鼓起掌来,举重若轻。

“对啊,迟到的可是两个人,刚才那杯可是替表姐喝的,这杯才是二姐夫的。”

沈炼不动声色,主动将杯子递了过去,由着小六去倒,酒满之后不等众人说话,又是一饮而尽。

众人不料他如此痛快,本来想看他笑话的人一时间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席间一时无言。有人恶意想着,这么喝法痛快是痛快,一会丢人现眼就有乐子看了。

柳重锋笑意更浓,见沈炼还站着,似好心道:“沈炼,赶紧坐下啊,刚刚开个玩笑而已。瞧你,还较真了。空腹喝酒,传出去还当我多为难兄弟。”

柳青玉眼中已经有些恼意,平时这个堂兄虽然言辞无忌,但总归还有些遮掩,但今天很明显,因为爸爸昨天的决定他最后一层遮羞布也撕开了。

悄悄拽了拽沈炼,见沈炼依旧棍子一样杵在原地不由不解起来,刚想小声说话,却听沈炼忽然道:“哥,说起来咱们兄弟虽然认识了很久,但能坐在一起喝酒倒真是第一次。这样,咱哥俩也碰几个,小弟先干为敬。”

柳重锋愕然,他跟沈炼虽然不熟悉,但也是一直都瞧不上沈炼的,没想到在他会在这种场合下举重若轻般跟自己平等对话,他以为他自己是谁呢?

“哦,跟我喝酒。”柳重锋不咸不淡,似乎在反问,语气轻慢。

“先干为敬!”沈炼从旁迅速开了瓶酒倒了一杯,从从容容,斩钉截铁般喝光。

如果说之前大家对沈炼酒量缺少认知,那现在则是有些惊讶,但更惊讶的明显还在后面,因为沈炼完全没打住的意思,接着又倒了一杯,喝光!又一杯,再喝光。然后笑盈盈看着柳重锋。

连着五杯酒,如果从一开始大家只是看笑话的话,那现在多数人已经目瞪口呆,这家伙一定是个酒桶。一杯四两,很好算的账,整整两斤。而后三杯是沈炼敬柳重锋的酒,这三杯酒柳重锋原本可以找各种理由推掉不喝,他也有各种理由,但此时此刻却一个也找不到。

喝,他虽然能喝这么多,但空腹这种情况下喝这么急肯定得醉。不喝,这脸往哪儿放?这可是同辈之间抬的酒,而且席间这么多人敬他,不喝的话,岂不是承认自己酒量不如一个上门女婿?

“哥,到你了!”

柳璨先是罕见的给了沈炼一个笑脸,然后慢条斯理的拿起两瓶酒去给柳重锋倒酒。不过瞧见柳重锋身前容量只有一两的杯子后他乐了,这桌上所有杯子都是一两的,显得姐夫旁那个四两的大杯子格外明显。

“服务员,换杯子!”

这时一个出其不意的声音沉沉响起,是柳金桥。

若说之前沈炼开始喝酒的时候他暴脾气还能忍住不发,那现在见沈炼两斤酒下肚已经彻底怒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更何况他对这个别人瞧不上的女婿其实比亲儿子还亲。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