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男主入赘被女主看不起小说_睡熟了的沈炼忽然猛的睁开了眼睛 卡住了柳青蝉纤嫩的手腕

2020-06-30   编辑:
  • 花都赘婿 花都赘婿

    上门女婿守则一:妻为夫纲,妻子说啥就是啥。上门女婿守则二:少说多做,不说闲话。上门女婿守则三:严于律己,恪守本分,不做让岳丈家丢人的事情。上门女婿守则四:……军旅生涯十年,一朝从地狱归来,却是成了上门女婿。面对这个社会评价普遍不高的身份。沈炼表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想那么多干啥? 

    貌似纯洁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赘婿
    立即阅读

《花都赘婿》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炼的小说叫《花都赘婿》,是作者貌似纯洁倾心创作的一本赘婿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门女婿守则一:妻为夫纲,妻子说啥就是啥。上门女婿守则二:少说多做,不说闲话。上门女婿守则三:严于律己,恪守本分,不做让岳丈家丢人的事情。上门女婿守则四:……军旅生涯十年,一朝从地狱归来,却是成了上门女婿。面对这个社会评价普遍不高的身份。沈炼表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想那么多干啥? 

《花都赘婿》 第三章 阴差阳错 免费试读

若说柳重锋本身还在犹豫这酒该喝还是不该喝,那柳金桥的话则让他没了选择。

不单单因为柳金桥是他的长辈,还因为柳金桥平时为人处世的惯用方式,若他真敢说出“不喝”这两个字,他三叔下一刻铁定就敢走下来大耳巴子扇他。眼瞅着因为三叔忽然说话而看过来的目光,柳重锋心里那股火气怎么都咽不下去,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倒酒!”

事实上也没等他说话,柳璨已经接过服务员的杯子给倒满了。

强忍着烈酒入喉的不适应感,柳重锋一咬牙干了一杯。

这次轮到了柳璨鼓掌,笑嘻嘻的又一次倒满。

喝了第一杯之后就有些骑虎难下,柳重锋只能又硬着头皮喝了一杯。这一杯下肚,汹涌的酒意就有些不受控制,感觉再喝下去怕是当场就要丢人。莫名的,他看了眼已经落座而表情淡淡的沈炼,瞧着对方那种无所谓的态度,第一次对这个平素瞧不上的堂妹夫生了恨意。却从未想过这完全是他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眼瞅着第三杯酒也被柳璨给倒满,熟悉自己儿子的柳金隅终于斜了柳金桥一眼,忍着气对柳璨沉声道:“都别闹了,好好的一场家宴被搅合成了什么样子?”

“是啊大伯,我饿了,赶紧上菜吧!”

之前倒酒的小六拍了拍肚皮有些撒娇,他是柳金海的小儿子柳元,今年十六岁,还在上高中,席间诸人数他年龄最小,此时用这种略带撒娇的口气说出来正合适。

“六儿,刚刚我姐夫喝酒的时候你可没饿!”柳璨不善看了柳元一眼,柳家重规矩,他不敢反驳大伯的话,但对这个小堂弟可是一点不客气。

柳元被他一眼看得缩了缩脖子,柳璨平时纨绔名声在外,胡作非为,若真想整他,那他可跑不掉,一时间一句话也不敢说。

“堂哥比我年长,我抬酒本身有些不合适,这杯酒还是我来喝吧!”

就在柳重锋端着第三杯酒为难之际,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响了起来,是从喝过酒之后就一直默不作声的沈炼,而众人也没想到这种情况下他会这么大度站起来替柳重锋说话,一时间眼神不定,都不懂他什么意思。

柳金桥见状仔细看了看沈炼,说不担心是假的,这小子别是两斤酒下肚烧糊涂了,要不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他虽然见过很多世面,但也极少见到一口气都不缓便连喝两斤白酒的人,就算有这种人,那也不应该是自己的这个好女婿。

倒是柳青玉,此时诧异的看了身边的沈炼一眼,虽然两人关系不是太亲热,但也知道这便宜老公不是那种以怨报德的人,难道……看了看柳重锋愈加沉下去的脸色,她不由一乐,原来,这种情况下沈炼站起来说漂亮话,摆明是逼宫啊。

果然,柳重锋听了沈炼冠冕堂皇的漂亮话之后更是怒气上涌,勉强笑道:“妹夫是小瞧大哥酒量了吧,正如妹夫所说,咱们第一次在一张桌子上吃饭,面子怎么都得给。”说着,一仰头最后一杯酒就咬牙切齿咽了下去。

“好汉子,真男人!”柳璨似真心赞誉,有些听不出好坏话的人也是逢迎一片。

柳重锋有心客套几句,怎奈这酒仿佛就在嗓子眼,一说话就可能吐出来,一时间脸色红白不定,坐在原地默然无声。

这毕竟只是一个插曲,柳重锋喝下最后一杯酒,事情表面上也就暂时掩盖了过去,柳金桥也不再多说,便吩咐了服务员上菜,席间逐渐恢复了正常。

柳家众人除了几个还在上学的之外,基本都已经步入了工作阶段,而且大部分都在远东安保集团上班,但真正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却极少,尤其这种一个都不缺的环境之下。是以除了少数几个心有蹊跷的人外,多数人倒是真的很高兴。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笑风生,气氛一时间很是热烈。

“二姐,咱们兄弟姐妹这么多,就数你小时候最没趣了。不过我最服你也是真的,将来柳家由你接班我没二话,真心高兴。”

说话的是柳金海的二儿子柳靖,他平日里就是个直肠子,此时两杯酒下肚看上去都有些醉醺醺的,说出来的话倒是做不得假。

而沈炼也终于知道柳重锋今天为什么失态。远东安保集团当初是柳金桥兄弟三个一同创立起来的,几十年时间发展如此,虽说柳金桥出力最多,也一直都是他做决策,但不可否认,无论外人眼中还是自己人眼中远东安保集团都是柳家三兄弟的,如今听话里意思明显是他有意将下一任执行总裁留给柳青玉,或者是已经决定,由此,家族内要是没有丝毫波澜才是奇怪。

而原本热闹的气氛因为柳靖这个敏感的话题有些凝固,柳金桥挑眉豪爽道:“家宴,家宴,不谈工作。靖子,看来你今天没喝多少,来陪三叔喝点。”

柳靖吓了一跳,忙起身道:“人有三急,我要去厕所。”

说着疾步而出,开玩笑,谁不知道三叔年轻时候酒喝多了,现在沾酒就病。他敢跟三叔喝,可不有人要宰了他。

众人也听出柳金桥在开玩笑,轰然一笑,倒是开始关心起柳金桥的身体,纷纷问候,直到柳金桥示意不要管他后,席间才算是重新恢复了气氛。

“喂,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本小姐一会有事要先行一步,好心送你一程。”

沈炼晚饭一直都没吃,又喝了这么多酒,此时双眼已经有些通红,饭自然也是不怎么吃的进去,此时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嘴里送一些清淡的凉菜,闻言稍微诧异的看了看左手边的小姨子,很明显没想到她会关心自己。

这小姨子平时见了他冷嘲热讽居多,要么是不理不睬,今天太阳可是打西边出来了,先是小舅子帮忙说话,再是这小姨子大发善心?

“看什么啊,这是我姐的意思!”柳青蝉解释了一句,言辞颇多不屑。

“哦,我听你的!”沈炼转头看了眼身旁正笑着跟人聊天的柳青玉,大概记得刚刚她好像是跟柳青蝉说话了。

见他呆呆木木,强撑着面无表情的样子,柳青蝉有些恨铁不成钢道:“这就是逞能的下场,真是个傻子,别人让你喝你就喝。”

话音刚落,柳青玉便是回头对柳青蝉打了个眼色,柳青蝉翻了个白眼,姐妹俩无声交流后,柳青蝉起身请辞。她是个明星,离开的借口无非是赶通告什么的。

当然,她没忘说自己一个人晚上不方便,让姐夫帮着送她。

众人目光古怪,让沈炼送?她送沈炼还差不多。

不过当面拆穿却是不会的,毕竟柳青蝉为人可不像柳青玉那么稳重,惹急了她,跟长辈顶嘴吵架的事也能干得出来。

柳金桥大手一挥,随意嘱咐了几句示意两人赶紧走。就算柳青蝉不说,他也是准备要找个理由让沈炼离开了。而且,他也看出来了,整个柳家除了自己的三个儿女,沈炼在这里,无非是小辈们嘲讽挤兑的对象。虽然这孩子没什么过激反应,但他这个老东西可看着不舒服。

……

从酒店到门口,沈炼倒是一句话都没说,走路步子不乱,但越是如此,柳青蝉便越是感觉这家伙有些异常。

“别装了,反正没有外人,受不了就说,我带你去医院。”柳青蝉难得没再冷嘲热讽,毕竟沈炼今天喝这么多酒全是为了家里的面子。

沈炼呼了口气,风吹了过来,他残存的理智基本所剩无几。听了柳青蝉的话,踉跄一下扶住了她的那辆红色宝马。

柳青蝉也不知道为什么,噗嗤笑了出来,但看沈炼表情不对,她慌忙道:“沈炼,你可不能吐我车上,否则我饶不了你!”

因为见风的缘故,沈炼大脑有些昏沉,回头冲柳青蝉一笑,眼前仿佛出现了重影,有些分不清这两个长相上极为相似的姐妹。晃了晃脑袋后他才摆了摆手没有说话,但终归是没吐,打开车门后身子一歪躺了下去。

柳青蝉有些后悔答应姐姐把这醉鬼带出来了,她平时有些轻微洁癖,车内空气也一直保持的很好,但现在一进车门就能闻到一股强烈的酒味,熏人欲醉。

皱了皱鼻头,柳青蝉忍着味觉上的不适想把他送医院去。刚启动车子,叮铃铃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不是她的,而是身后醉鬼的。

“难道是姐姐打的,可为什么不打我手机上?”稍稍犹豫,柳青蝉没管。可电话铃声简直催命一样,一遍响过接着又响,让柳青蝉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大受影响,忍不住侧身去抓沈炼口袋里的手机。

沈炼手机在上衣口袋里,而柳青蝉也没多想,随手就去拿。但就在她手距离沈炼还有几公分的时候,原本睡熟了的沈炼忽然猛的睁开了眼睛,卡住了柳青蝉纤嫩的手腕。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