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花都赘婿沈炼小说主角_发誓今天的侮辱他要十倍还给沈炼

2020-08-18   编辑:
  • 花都赘婿 花都赘婿

    上门女婿守则一:妻为夫纲,妻子说啥就是啥。上门女婿守则二:少说多做,不说闲话。上门女婿守则三:严于律己,恪守本分,不做让岳丈家丢人的事情。上门女婿守则四:……军旅生涯十年,一朝从地狱归来,却是成了上门女婿。面对这个社会评价普遍不高的身份。沈炼表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想那么多干啥? 

    貌似纯洁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赘婿
    立即阅读

《花都赘婿》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炼的小说叫《花都赘婿》,是作者貌似纯洁倾心创作的一本赘婿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门女婿守则一:妻为夫纲,妻子说啥就是啥。上门女婿守则二:少说多做,不说闲话。上门女婿守则三:严于律己,恪守本分,不做让岳丈家丢人的事情。上门女婿守则四:……军旅生涯十年,一朝从地狱归来,却是成了上门女婿。面对这个社会评价普遍不高的身份。沈炼表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想那么多干啥? 

《花都赘婿》 第九章 揍了小舅子 免费试读

柳璨一直以为健身房么?能有什么稀奇玩意,至多也就是多几件健身器材而已。但进来之后他发现这里跟想象的一点不一样。

放眼望去,他感觉有点激动了。

入目并没有几件健身器材,只有靶场,木桩,沙袋。最远处还有几个用简单隔板隔开的房间,具体用处不知道做什么。

整个地下二层的面积跟别墅一层的面积是一样大的,平时显得很空旷,但现在看上去却显得空间远远不够,因为仅仅靶场就占了地下室一多半的面积。剩下的一点地方除了几个房间外,木桩沙袋跟健身器材都是放在一起的,布局上看,明显勉强。

柳璨顾不上身后的沈炼,首先就朝靶场前的靶案走去。上面的东西是他最感兴趣的,各种枪械,弩箭,特制飞镖。这些东西以柳璨的眼光来看全部都是真的。柳家从事的行业注定对这些东西并不陌生。

“姐夫,你这地方我能不能常来。”柳璨拿着一把弩箭,黝黑明亮的弓身,坠的他要用双手才能拿稳,放下弩箭后又开始拿起一杆m-13狙击步枪,兴趣已经被完全勾了起来。这些东西就算是在柳家最高规格的训练场都是很难一见的,尤其是一些大威力的枪械,上面把控极为严格,就算是不用实弹也很难用正规渠道申请的到。

“这是你家,你当然随时可以来。不过不能带别人过来,你也应该知道这些东西并不方便被外人看到。”

“你也说这是我家,我想带谁你管得着吗?”柳璨不爽道,他自己感兴趣是一方面,最主要还是想在哥们面前炫耀一下,目前在他心里这健身房跟他自己的差不多,哪有沈炼讲条件的余地。

沈炼面无表情,并不接茬,而是指着远处几个房间道:“那几个房间分别是书馆,储物室,换衣间,临时休息室。储物室里有保险柜,平时我这里的东西都放在里面的。”

“你什么意思?是准备把那些枪械弓弩收起来不让我用对吧,你别忘了这是谁家。”柳璨俊秀的脸上闪过一抹嘲讽。他固然纨绔贪玩,但脾气却跟柳金桥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受不得别人丝毫不从,只不过少了柳金桥那份能力跟魄力就是。简而言之,好的没有,坏的全随了亲爹。

沈炼实在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这小舅子平时就对他意见很大,只是见面机会并不多的情况下沈炼大多不愿意计较他小孩子脾气,尤其上次家宴之上他准备替自己挡酒的事情,让沈炼对他印象改观了很多。但现在,他已经没任何交流的兴趣,只开始收拾靶案,准备放进保险柜。

他平时对这方面训练并不多,主要是为了不让自己松懈下来,但柳璨的到来,让他短时间内不准备将这些东西再拿出来了。

柳璨急了,跑到沈炼前面挡住道:“沈炼,别以为我叫你一声姐夫你就真的是我姐夫,告诉你,你还远远不配。我姐什么人,整个江东想接触她的人随便挑出一个也比起强。再说你这里的所有东西可都是我柳家的,你说收起来就收起来啊?”

“闪开,我不想动手!”沈炼木然看着柳璨。

“动手,你敢对我动手,不是我小瞧你,当了几年兵而已,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了。”柳璨怒急反笑,他固然一事无成,可也是被拉进柳家的特训营练过的,平时对付三五个人没有任何问题,若不是怕大姐生气,他早想动手了,没想到沈炼竟然敢先提出来。

只是下一刻他的笑就有些僵硬的停滞在了脸上,被一股巨力撞退了四五步远,踉跄跌坐在了地上,正是在话说完的时候被沈炼一脚踹在了腹部,疼得他一时直抽冷气。

“你除了是爸的儿子外,在我眼里一无是处。打你,是你的荣幸。”

“沈炼,我特么废了你!”

柳璨双眼转红,忍住疼痛朝沈炼扑了过来,很有几分气势。

只可惜他连沈炼衣角都没碰到,就被沈炼单手抓住,一个过肩摔就砸在了地上。

闷响,柳璨在地上呻吟着爬不起来,只能愤恨看着沈炼绕过自己抱着所有枪械进了一个房间。他还想站起来继续动手,怎奈腹内翻江倒海一般,力气一干二净,全用来抵御剧痛了。

他心里恨极,一瞬间闪过许多种报复方法,发誓今天的侮辱他要十倍还给沈炼。

沈炼约两分钟就重新回来了,柳璨此时刚勉强从地上爬起,有心再动手,实在是有些心虚。他对打架一途一向志得意满,却从来没想象过自己连人衣服都没碰到就被打的站不起来。

眼见沈炼又一次伸手过来,柳璨下意识要退后,但骄傲还是让他梗着脖子站立不动。

“你怎么也是我小舅子,我打了你总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你姐不杀了我才怪。”这时的沈炼脸上已经挂上了些笑意,轻巧帮柳璨拍了拍身上泥土,就好像刚才人不是他打的。

“你怕了,怕我告诉我姐跟我爸!你放心,这么丢人的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只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十倍百倍的还给你。”柳璨愤恨道,从小到大,他亲爹虽然也揍过他,但从来没这么狠,此时的他委屈又愤恨,至于委屈啥,他也不知道。

“小璨,你对什么感兴趣?”沈炼突兀问了一句。

柳璨当然没任何回复,倔强的撇头,心里却在真的思量什么是他感兴趣的,可发现除了吃喝玩乐外再也找不到任何目标。

“你沈叔是特警,所以我小时候对当警察特别感兴趣。但恰恰因为是警察家庭,我妈拼命反对,但我十五岁的时候还是确定了自己要什么,偷偷求着我爸牺牲前的老同事进了军营。整整十年,为国家做了无数事情,命时刻都在裤腰带上悬着。而你十五岁时在干什么?现在又在干什么?”

柳璨有些发呆,脑海回荡着两个问号,你十五岁在干什么?现在又在干什么?下意识道:“吹谁不会吹,你要真有本事早就进远东了!”

沈炼苦笑着摇头,而后也不多言,径直走了出去。

……

回到一楼的时候家里人基本已经回来了,柳金桥坐在沙发上看晚间新闻,楼上隐约传来柳青蝉柳青玉姐妹说话的声音,厨房里蒋春华在做饭,柳金蓉在旁有取经的意思,乐的蒋春华不断热情讲解。

“小炼,过来坐!这几天回来这么晚忙什么呢?”柳金桥乐呵呵的看着沈炼,他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有两件,一是一己之力振兴远东,二就是框了沈炼这个女婿上门。他对沈炼其实并不算了解,但以过来人的眼光看,这小子身上有些品格极为难得。

“没什么,让哥们招了些人忙着保镖培训,以后说不定要抢自家生意!”沈炼随口回着,然后从旁拿了象棋出来,关了电视。

“这个好,男人就得有上进心,要不要我借你俩教官。”

“不用,我手里人够用!”沈炼摆手。

两人相处一向轻松,不像是翁婿关系,倒像是朋友,是以柳青玉曾一度提醒沈炼那是爹,是长辈。但沈炼都是习惯性忽略两人身份,而柳金桥更是不在意这个,私下里沈炼越是随意他就越是高兴。

“小璨呢?你春华婶说他跟你一块在地下二层。我告诉你啊,那小子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性格,我是管不来了,你帮我多看着点,感觉不顺眼就揍。”柳金桥瞅了出口一眼,走了步棋问道。

沈炼忙着下棋,头也不抬道:“已经揍了,而且揍哭了。”

“我就知道那小子又找你麻烦,不下了,我去再揍他一顿。”柳金桥一脸愤怒。

“他能找我什么麻烦,别装了,心疼就去看看!”沈炼无语道。

“嘿嘿,你有分寸,我心疼什么,那小子就欠揍。”柳金桥被看穿目的,讪讪笑道。

蒋春华正端着菜往客厅走,隐约听到柳璨被沈炼打了,她瞬间炸毛,将菜重重往桌上一放指着沈炼鼻子道:“沈炼,你什么身份,小璨什么身份,你竟然敢打他!”说着还不算完,大步就朝沈炼走来,看样子要动手。

她嗓门大啊,一下子楼上的柳青玉跟柳青蝉都听到了,柳金蓉也靠在厨房门口幸灾乐祸的看着沈炼,想看他怎么收场。

沈炼则干脆起身道:“爸,帮我拦着母老虎,我先上楼躲会!”

他还得跟柳青玉商量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去他家里看看,才没有心情陪蒋春华闹。怎么说也是长辈,打不得,骂不得,只有躲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