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花都赘婿沈炼柳青玉小说_这话毫不留情的尖酸说话的是蒋春华

2020-08-18   编辑:
  • 花都赘婿 花都赘婿

    上门女婿守则一:妻为夫纲,妻子说啥就是啥。上门女婿守则二:少说多做,不说闲话。上门女婿守则三:严于律己,恪守本分,不做让岳丈家丢人的事情。上门女婿守则四:……军旅生涯十年,一朝从地狱归来,却是成了上门女婿。面对这个社会评价普遍不高的身份。沈炼表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想那么多干啥? 

    貌似纯洁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赘婿
    立即阅读

《花都赘婿》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炼的小说叫《花都赘婿》,是作者貌似纯洁倾心创作的一本赘婿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门女婿守则一:妻为夫纲,妻子说啥就是啥。上门女婿守则二:少说多做,不说闲话。上门女婿守则三:严于律己,恪守本分,不做让岳丈家丢人的事情。上门女婿守则四:……军旅生涯十年,一朝从地狱归来,却是成了上门女婿。面对这个社会评价普遍不高的身份。沈炼表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想那么多干啥? 

《花都赘婿》 第十章 婆媳 免费试读

揍柳璨的事情除了柳金桥没说什么外,其它人或多或少都对沈炼有些意见,这种意见在吃饭坐到一起的时候格外明显。

柳青玉跟柳青蝉姐妹虽然没什么表示,但看向沈炼的时候都是眼神不善,尤其柳青蝉,大口大口的吃饭,似乎要把沈炼吃掉。

柳金蓉跟蒋春华更不用说,你一句,我一句,把沈炼说的气往上撞,却只能哑口无言。

柳璨虽然挨了揍,但这会无比爽快,就等着沈炼扛不住压力给自己道歉,然后好好找回场子。长这么大除了亲爹没人敢对他动手,虽然心里谈不上恨沈炼,面子上却怎么也过不去,这要让几个哥们知道还不笑掉大牙。

“沈炼,三哥这一脉就小璨一个男孩子,平时宝贝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你倒真下得去手。璨儿,还疼不疼,一会姑妈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这种有水平的话自然是柳金蓉说的,不直接发难,却将话题往柳璨伤势上引。也确实,柳璨因为刚刚太疼的缘故,现在脸色还有点不对劲。

“这人啊,平时仗着老大哥脾气好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一个外姓人而已,现在打小璨,以后是不是要打老婆,打岳丈!”

这话毫不留情的尖酸,说话的是蒋春华。

柳青玉从两人开始说话就眉头紧锁,闻言反驳道:“阿姨,话不能这么说。沈炼动手是不对,可他是小璨姐夫,打两拳踢两脚那也说得过去,您这么说就太严重了。”

柳金桥脸色淡淡,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未说话。

蒋春华却不肯甘休,继续嚷道:“大丫头,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你可没嫁出去,招的是上门女婿,胳膊肘怎么能往外拐。姓沈的打的可是你弟弟,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她说话连珠炮一样,任何人都插不进去,一时间整个餐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声音。

沈炼起初打定主意左耳进右耳出的,赶紧吃完赶紧离开这,但没想到这女人没完没了,一时间沈炼表情从无到有,脑袋嗡嗡作响,心中顿时升起一阵无名火。

啪哒!

饭碗坠地声打断了蒋春华的喋喋不休,众人惊愕看向声音传来处,发现沈炼正冷冷看着蒋春华,手中筷子不知何时已经断成了两截,他指节泛白,右手腕有些轻颤。

筷子是墨竹材质,藕断丝连,毛边刺进了沈炼手指,鲜血滴答落在了饭桌上。

“你瞪什么瞪,是不是还想打我,你是个什么东西!知不知道敬老,老娘是你的长辈。”蒋春华被沈炼目光看得浑身发寒,但她也是个泼辣的,反应过来后不由大声指着沈炼鼻子骂了起来。

“沈炼,你干嘛!”柳青玉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拽着沈炼有些着急,生恐他做出什么胡闹事情。

“阿姨,你也少说两句。”见沈炼不理自己,柳青玉略带怒意看了蒋春华一眼。念在往日情分,她一直都对蒋春华保持足够的客气,但现在见她如此不将自己丈夫放在眼里,真正怒了。

柳金桥也训斥了蒋春华几句,蒋春华没办法不给柳金桥面子,虽然是坐下了,但口中还是在念叨着。

柳金蓉眼睛幽光一闪而逝,嘴角微挑。

“青玉,你陪小炼去包扎一下手。”柳金桥对柳青玉打了个眼色。

柳青玉慌忙站起来,拉着沈炼就要离开,但一拉之下却没拉动。

沈炼缓缓起身,眼睛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然后固定在了蒋春华身上平和道:“蒋阿姨,您家跟柳家应该是故交吧。”

“那当然,我男人跟老大哥认识的时候还没你呢。”蒋春华不屑哼了一声。

沈炼恍若未闻,继续道:“既然是故交,而且能有缘分来柳家继续工作,为什么不好好珍惜?我的确是外姓,您呢,也不姓柳吧?我好歹是柳家的女婿,您呢,又是谁?”

不去看蒋春华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沈炼脸上有些自嘲道:“况且我打自己的小舅子又关你什么事儿,你知道原因?还是亲眼见着了?事实上你什么都不知道,始终仗着长辈身份来训斥我为难我。而我不反驳不是因为我理亏,是因为我不想反驳,也不想跟你争辩。说实话,到了跟你吵架的地步,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最后一句话说完,蒋春华脸上已经煞白一片,沈炼则是转身大步离去,走入夜色中。

房间一时安静的有些骇人,柳青玉埋怨看了柳金桥一眼,这事如果爸最开始就直接制止谈论,也不至于到这一步,很明显,爸也心疼小璨被沈炼打的事儿。

“老大哥,看来我在这是呆不住了,明天我就回老家,你瞧他说的都什么话!”蒋春华乱了,也慌了,想不到一向软弱好欺的沈炼今天竟然这么强硬。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柳金桥脸色有些难看,转身进了内室,吃饭是一点没心情了。

他懊恼,也后悔。懊恼这家里不知不觉已经把小炼这么个好脾气逼到了这一步,后悔因为心疼儿子而产生的偏见,这让一向豁达的他无地自容。要知道当初是他不舍得嫁女儿出去,三番五次的去找沈炼谈上门事情的,而沈炼最初并不同意,是他一步步把人给设计进门的。现在想想,沈炼进门之后并没做任何对不起沈家的事,而且之前执意立了婚前协议,不继承柳家任何形式的财产,哪怕离婚也是净身出户。

而柳金蓉的目光则无意放在了桌上的断筷之上,用手指的力道压断一根筷子或许容易,但一双筷子一起折断则是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这可是坚比精钢的墨竹筷。她眼神更加深邃,暗自打定了主意。沈炼绝不可能只是普通的军人,这个家他留不得,也不能留下,否则自己完美的计划恐怕会产生变数。

……

夜色冷清,微风轻拂。

沈炼坐在长椅之上,微微有些出神。

回到都市后他感觉自己脾气已经圆润了许多,没想到会被一个嘴巴尖酸的妇女挑起了火气,想想刚才自己说过的话,他忍俊不禁,很想笑。

这时,柳青玉走了过来,在沈炼跟前坐下,递给他一个创可贴:“手碍不碍事?”

“你不去安慰蒋大妈,出来干嘛!”沈炼随手接过,调侃了一句。

“她说明天要走呢!”

“走,要不要打个赌,只要爸不出声赶人,她肯走才怪。在这里作威作福可比家里舒服。”

“你没容人之量啊?”柳青玉语重心长。

沈炼气结道:“你柳大小姐气量大,宰相肚子里能撑船,要不要去我家里体会一下我在这的处境,我让我妈天天念叨你,能坚持一个星期算你厉害。”

柳青玉噗嗤笑了:“还说心眼不小,这就想报复了。不过确实很久没去过她哪儿了,我这几天忙,过了这几天约个时间咱们一起去看看。”

“恩,你有时间打我电话,我妈确实想让咱们一起过去。”

“好!”

说着,两人似乎没什么话题再交流下去,彼此沉默了下来。一看前方草丛,一看左方路灯。

“有点冷,回吧!”柳青玉不大习惯这种不在掌控内的交流,不由道。

不过话音刚落,一条手臂便搭在了她肩头,柳青玉浑身一僵,终归没有躲闪。

“靠着我就不冷了。”沈炼却是比她自然的多,他轻易没有跟柳青玉接触的机会,这种场合实在难得,如果他有外套的话,不介意来一出狗血剧,轻披佳人身。

柳青玉不受控制轻踩了沈炼一脚,没有说话。恩,他身上没有什么特别难闻的味道,很结实的手臂,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别扭。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会她真的感觉不到冷意了。

“唉,咱俩结婚多久了?第一次这么亲密吧。嘿,说出去怕没人信。”沈炼轻叹,大手在她刀削一样的肩头上摩挲着,哪怕隔着衬衫,也能感觉到她皮肤的细腻温和,让人迷恋。

“什么事都是循序渐进的,要慢慢来,你别趁我心情好就占我便宜!”柳青玉白了他一眼。

“那你说该怎么循序渐进?咱俩平日里交集不多,该怎么个循序渐进法?”

“简单啊,尽快了解彼此,合适就继续呗。”

“怎么了解,要不要先从身体开始!”沈炼眼睛意味深长在柳青玉身上一扫而过,这女人不能穿太贴身的衣服,紧绷的让沈炼忍不住想歪。

“边去,先说说你,你十五岁之后的生活!你坦白的话,我不介意把我的事情全告诉你。”

“我啊,十五岁之后就一直呆在上京军区,在某个比较特殊的部门做些特殊的事情,不方便说。”沈炼很坦白,他不是应付,的确是不方便说。

“这么神秘啊,下面是不是要说你职业是中南海保镖。”柳青玉刺道。

“那真不是!而且中南海的保镖并不叫中南海保镖,叫中南海特卫。”

“不说算了!”柳青玉挣脱了沈炼掌控,这家伙强调这干什么,摆明说她没见识。

“唔,刚才某人说我气量小,现在看来也是彼此彼此嘛!”

“懒得理那种故弄玄虚的人!”柳青玉不屑,嘴角却多了些笑意,常年冰山有了些融化的迹象。

沈炼出神,柳青玉笑过,但笑的如此妩媚妖娆沈炼却是第一次发现。胸膛有些发热,眼睛亦有些难以挪开,他轻声道:“真好看!”

柳青玉闻言,脸颊微微一红,却是再不敢跟这男人独处下去,掩饰着起身打了个哈欠道:“困死我了,明个还得上班,我先回去了。”

沈炼但笑不言,只直勾勾的看着故作平静的柳青玉,没记错的话,这是他第一次跟柳青玉相处的时候占据上风,也是第一次见到一向从容淡定的柳青玉脸上出现窘迫的表情。

他喜欢这样的柳青玉,没有盛气凌人,没有高高在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